• yli4202

烟雨江南之苏州(三)

已更新:2021年7月16日




带着熬夜后的困顿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

苏州博物馆的游客比起寒山寺只多不少,这也是支撑我爬起来的原因。原因很简单,因为实在是太难预约了。“已经租不到电子讲解器了吗?”“您可以选择预约。”提到旁边人的对话,我知道这次怕是裸逛苏博了,好在可以选择线上讲解。但线上讲解的弊端也很明显,就是你不太能找到你目前在看的作品。不过这也依旧不耽误可以看的津津有味。


路上穿着时髦情侣占多半,凹造型拍照成为他们的主要课业。看看自己,早上匆忙爬起来恨不得连脸都没洗。究竟是自己太邋遢还是周边的人太过精致呢?相信不管目的如何,只要来就一定能学到些什么。以前,我也曾这样错过与杰出作品共处一室的机会。只是那时不知机会难得罢了…




 

松鼠桂鱼作为苏浙一带的名菜,去年在南京吃过一次,再难忘怀。奢侈的定了2-3人餐,惊讶到身旁的其他客人。在心中默念三次,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他们。之后,开动。想着务必要对这一餐拍照留念,却因太过着急品尝美味的菜肴而忘记,总要有些遗憾。好玩的是,朋友听闻我的糗事,就画一盘给我,让我拿去吃。



松鼠桂鱼友人赠 INS#aoeyiuyu 


 

热闹的平江路,依旧如白昼一般,灯火通明。终于还是在旅途中抛弃那双白色小高跟换成小白鞋。才能让漫步平江路变得享受起来。路上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文创纪念品店铺。猫的天空之城成为其中的特色。“寄给未来的信”,被这几个字吸引注意力,我打算走过去一探究竟。


插信口有那么五六七八个,最长的竟然有十年之久。这不由得让人想起,尚在孩提时,班主任说要大家给未来的自己一封信。那时候大多数的孩子写的不外乎是变成科学家,当明星之类天真的话。那时候无知却有勇气。但看着这个信箱我却没有投递的愿望。对于十年后的自己仿佛已不再知道想对她说些什么,又或者是我能对谁说呢?


不知是否能重拾勇气,一如当初。落笔竟无字,让时间慢慢走下去吧,总有答案。



 

最后一天我要去哪里?

这次旅行太过放松,着实没去多少地方。那最后我要把时间留在哪呢?拙政园还没去,我想。唯独那里不能不去。接近四十度的高温着实不是个散步的好天气,手机烫的指尖发麻,电量从百分之八十以飞快的速度掉到了四十以下。


出发吧。苏州园林,拙政园。


旅行是最好的老师,它会强迫你去了解你曾经你根本不会学习的东西。两年前,飞往长沙的路上,我读完沈从文先生那本边城。听他娓娓道来属于那湘西小镇的故事,带着翠翠独自等待爱人归来时的惆怅穿梭在街头巷尾。


再比如早在巴黎时我便听闻一位美籍华人设计建造卢浮宫,暗自感叹卢浮宫的是人类智慧的瑰宝。但却直到苏州时我才知道他是贝聿铭,苏州人。幼年时曾生活中狮子林中,后又设计苏博新馆。不由得惊叹其才华,也感叹他的逝去。

看,旅行总是在无形中教会你什么,却不让你枯燥的学会它。


听闻拙政园自古以来便是帝王将相的私宅。沉醉在园内的美好风景中。池塘里的莲花映照了那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如此美景,实乃人间仙境也。古代的帝王将相永远过着这样穷奢极欲的生活。不过如果没有他们,我想也不会有如此精美绝伦的建筑设计留存至今。


这个世界总是不能用简单的一句好坏来评定。




 



“你为什么向我哀求呢?你吩咐以色列人往前走。你举手向海伸杖,把水分开。以色列人要下海中走干地。我要使埃及人的心刚硬,他们就跟着下去。我要在法老和他的全军、车辆、马兵上得荣耀。我在法老和他的车辆、马兵上得荣耀的时候,埃及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了。”  (出埃及记 14:15-18



在教堂的时候,你会感到平静吗?就好像一切伤痛都被抚慰,一切苦楚都被释放。


我会。

想来最早听到圣经故事,接受基督教育竟已过去十年之久。过去二十四年的生命中,接近一半的时间。可我依旧没有走近它,至少现在还没有。在我生命的每一个绝望的时刻,都会遇到一个基督教徒,牵着我走出去。可我依旧没有走近他,就像被病痛折磨的患者。无数次提问,却得不到答案,也许答案就在不久的前方吧。


他张开双臂拥抱着人们,带着包容和怜悯。当我走近他,直到影子也被吞噬。抬头仰望却发现逆光下的他在我看来是模糊的。但我清楚的感受到那种平静。仿佛一汪清澈见底的泉水,由内而外在我身体里流动,散发着清凉。直到汗水流进眼眶,辣得睁不开眼,那丝凉意才散去。


十字架在湖面中伫立着,湖泊翻着波光。连背后的云彩也好似被劈开了,仿佛摩西劈开海面被重现那般,犹如神衹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