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li4202

烏鎮



乌镇,那个让无数人缱倦万分的地方。


颠簸的巴士连带窗外面的景色如同失去聚焦功能的相机,一切看似模糊又清晰。起初这一程并没有这个地方,一来,实在交通不如大城市那般便利。二来,最初以为这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古镇罢了。没想到这里是木心的故乡,我…想来看看。

幸运的定到乌镇内的民宿,说是幸运却也不然,本来计划中要下一天才到乌镇去,结果因为订不上周末得民宿,只得改变行程。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一定要住在里面不可?

我想看看这个小镇上日出时寂静的样子,是不是如我所想象的,一切都那么自然。

不似上次去凤凰古镇时的崎岖。下了大巴就和其他旅客一起有序的乘上去乌镇的公交。下车看到众多游客,他们丝毫不谦让一窝蜂的拥挤到游客中心。游客虽多,却丝毫不影响工作人员的工作效率,他们有条不紊的完成着自己的工作。

五六点钟的乌镇,太阳已经开始西下。

下车了,穿过两座小桥,桥下的水涓涓的流着,没有风。那是和威尼斯完全不同却又相同的感受,如果说威尼斯是讲述一段少女燃烧着的爱情故事,那我想乌镇就是岁月流逝后依旧相爱的老夫妻,平淡却缱绻绵长。




匆匆的赶上日落前的最后一班游船。船夫尽职尽责的承担起陪聊的角色,讲起来属于这个镇子上的小故事。他说在西栅已经没有原住民了,为游客空出整个空间出来,只为能让更多人有好的旅行体验。


我想他们是热爱的,那些工作者们。尽管这只是一份工作。却依旧看的出是他们深爱着这个地方,如同居住这里时那样。

汗水浸湿了船夫披在肩上的毛巾,不知是被汗水浸透还是洗的泛黄,那块毛巾已经看不太出来原来的颜色。

“但这样质朴的气息依旧没变过”我想。

“唰”灯灭了,这时我坐在小桥旁的酒吧外面。

突然安静了下来,静到我听到冰块融化滑落发出细碎的声响。不久,提起包沿着河边仅剩的微弱灯光,哼着小曲往回走去。

看到不远处亮着的那盏灯,那是家的方向。



清晨的乌镇从沉睡中渐渐苏醒,朦胧中带着尚未散去的醉意。三三两两的游客趁着人少拍着照片,天亮了。

再次醒来已是正午时分,太阳正在头顶上方。奔向我的目的地,此行最重要的地点,木心美术馆。连夜看了很多关于木心先生的事迹,在此之前对木心的了解有些粗浅,仅限于他是一位画家、作家,以及他的那首从前慢。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慢》木心


木心先生离开故土归来时已经是迟暮之年,但他依旧回来这里,他的故乡。回到一切羁绊开始的地方,安度晚年。不过我最喜欢的却不是他那首红得发紫的从前慢,而是他的那句


“岁月不饶人,我亦未曾饶过岁月。”





岁月未曾等待我们,可我们也从未等待过岁月不是吗?


曾经的每一分钟我们都曾度过,而时间也毫不吝啬的在我们身上刻下一道道无法抹去的刻痕。木心先生去世前一年曾看着美术馆的设计方案,喃喃自语道:“风啊、水啊、一顶桥。”

如今我感受着夏日微风,望着泛起微波的水面,跨过那顶桥,一步一步走进木心先生的世界。对现在的人来说他就是那种有趣又时髦的大叔吧,我想。穿着时尚的风衣,操着不太顺利的英语,大步走在伦敦街头,西装在他身上那么贴合。

“让人遗憾的是木心先生早期的绘画作品早已在历届政治运动中消失。留存的都是近晚年的作品,曾经他在囚禁在积水的防空洞中,却未曾放弃文学创作,写检查为由,六十六张狱中手稿,一百三十二页,六十五万字。” —来自木心美术馆介绍

密密麻麻的字铺满纸面,文字的内容早已识别不清,连木心先生也不能再读复述出书写内容,那些文学作品最终被埋葬,留在那暗淡无光的岁月里。




在水滴滴落的声响中,结束了这一行的参观。带着许多未知的疑问,回味着关于他的故事。剩下的就慢慢来了解吧,还有时间。每个人的人生故事都是一本厚厚的书,要细细品味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