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li4202

在上海:我很期待,和她的再次相遇

看着人潮拥挤的外滩,想起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感受了,独有的中国气息,是那样的让人怀念。


拍摄于上海DIOR 70年回顾展


大概去年七月份的时候吧,偶然问一次在小红书上看见Dior在上海办70年回顾展,当时想在中国能碰见一次,很不容易。如果离我这么近我都不去就太可惜了。毕竟那么喜欢Dior。

当时在看那个展的时候想,无论过了多少年;都会让人如初见时那样惊艳,仿佛一个永远不会失态的公主。提着礼裙露出她高贵又不失优雅的脸庞,正如黛安娜王妃同样钟爱的原因。

好像之前有个人说,文字是有温度的,它可以是炙热的、温暖的 、冰冷的;最开始时候连文字里面都能感受到的炙热,怎么到最后就能让人犹如在深不见底的冰窟里面呢?那时的我还不知道,一切都向最糟糕的情节发展着...而伴随那场旅行的是他的陪伴,和Dior一起留给我的是那仅存不多的温柔。虽然他并没去,但是在那次的旅行中 “他在”,我知道。

文字是有温度的,它可以是炙热的、温暖的 、冰冷的、又或是...

拍摄于上海DIOR 70年回顾展

外滩的人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变少,警察拿着小喇叭喊着靠右靠右,不要停留,快速过马路,忍不住很想笑,游客们拿着手机咔咔咔的拍着照,有很多穿着运动鞋的旅客,有情侣,有陪老人的,也有姐妹一行人,而我们就是其中一行人。


看着人潮拥挤的外滩,想起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感受了,独有的中国气息,是那样的令人怀念。


不过那天我穿的很好看,一双小高跟。 “走不动了,走不动了” 我说,她噗呲一笑,随后给我换了她的运动拖鞋,顿时感觉被解放了。


拍摄于外滩某处酒吧

最后选择了离外滩不远的酒店高层夜景酒吧,酒吧景色还是不错的,可惜的是大家没什么聊天的兴趣,各自玩手机玩的兴致勃勃。也许这就是当代年轻人需要克服的第一个问题吧,脱离手机后还可以享受生活吗?

短短的一行只有两天,第二天,和那几个姐妹分别约好傍晚在机场见面。随后见到了在米兰分别后就没见到的朋友,同她来到新天地里一家下午茶咖啡厅,正是我们读书时Duomo(米兰大教堂)附近咖啡厅开的连锁店。聊天时提起时间真快,一晃就是一年。想起离开上海又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她,有些小伤感。本来约定好的很快再去,也因为各种原因,暂时没能去到上海。

但我还是很期待,和她的再一次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