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li4202

成都篇(上)

已更新:2021年7月6日



成都,是赵雷歌声中的温柔 
  是街头巷尾麻将声的喧闹 
  更是 “自在” 尚在人間 ”



(一)


“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

我从未忘记你,

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赵雷


对成都的印象是什么呢?是赵雷的歌声?是大碗浓茶?是街头巷尾的麻将声?亦或是随处可见大熊猫?

赵雷的这首歌在耳边回荡,不知这是第几次因为一首歌来到一个城市,于我来说以上皆是,这好像是一个没有烦恼的地方,有烦恼就用一顿火锅来解决,再不行就两顿。在或者约那么几个朋友耍一哈麻将,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圆滚滚的熊猫们,在这个城市的任何角落。远在日本有为了大熊猫的商品花费300多万日元的客人。可能他们的黑眼圈施展了魔法,让人不自觉沉沦吧。

下飞机已经半夜十二点了,朋友们说的被称之为法术攻击的冷空气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温暖的春日微风,偶然站在旁边的姐姐道:“我是这里的人,确实会很冷,和你们北方的冷不一样,刮风下雨的时候尤其冷。” 我们点了点头与姐姐聊了几句,知道我们都是在等酒店的接机大巴,不过并非是同一家酒店,便说了声再见。旅途中总是这样偶遇一个又一个平凡的人或随口聊上几句或是给予你一些帮助,都能为旅行多了不少趣味。第二天醒来租的车已经取到了,怀着些许期待开启了我的旅途。


据说四川,重庆的路很不好开,能让你转的晕头转向,就算有导航也可以焦头烂额。到城区已经中午了,酒店的停车场被安排在一个报社,依稀记得走出停车场时阳光晒在身上暖暖的。又一次定了网易云-亚朵的酒店,酒店的位置处于春熙路附近,距离趴在墙上的大熊猫,走路大约耗时15分钟,虽然处在最繁华地带,可周围却并不嘈杂,酒店门口右侧有一家餐厅,外面挂了个牌子,都是当地人常吃的小吃,伞下放了几张小桌,比起屋内的客人,屋外的客人明显更多,甚至有那么几个人是去拼桌的,并没有仔细听到他们说什么,想来大概是方言吧…



 

(二)


大年初一来参观乐山大佛人可谓是络绎不绝,从后山的东方佛都开始在游到前山的乐山大佛,随行的导游问我们要不要数到属于自己的十八罗汉,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数了。若我非信徒,又怎能轻易叨扰它们呢,虽然我非佛教信徒但还要有敬畏之心的。导游就没在追问,导游并没随行我们到前山也就没机会听大佛的介绍。正巧走到大佛看台时正巧旁边的导游在讲着大佛的细节,就跟着偷听一小会。想来,到底是过去的人有大智慧,还是现在的人有大智慧呢?现在的我们自认为有智慧,却缺少了信仰,缺少了束缚的枷锁,那我们的智慧真的是大智慧吗?


这里的她们好像成婚相对早些,景区有些背着竹篓的年轻的夫妻带着他们的小宝贝来参观。小朋友多是爱动的年纪,看起来两三岁,大佛从佛头到佛脚差不多有20多层楼高,那些年轻的爸爸妈妈们也在辛苦带孩子排着队伍,排队时间接近两个小时,家长想必比我们还要辛苦的多。


下到佛脚的路实在用的上陡峭二字可以形容,从山中看外面,太阳逐渐下山了。残存那点夕阳的光芒也吝啬的消失不见,留下被烛火光芒照亮的小路,到了佛脚,果然如介绍的那样,只是佛教就能容纳下二三百人。抬头往上看大佛与深蓝色的天空渐渐的融为一体,天色虽隐去了它的面庞,可它像上扬的嘴角却依旧清晰可见。


天色完全黑了,空荡荡的景区和人声鼎沸的白日简直是天差地别,找出口费了一番的精力,出了大门多年未见的小三轮载客车过来询问旅客是否需要搭乘。而旁边传来的讨价还价的声音显得那么亲切,心中窃喜以车夫让步5元取得胜利。座位坐两个人显然有些拥挤,可这种纯粹的乡下体验并非城市所能感受的。



 


(三)


“也许可以记住一座城市并不是因为它足够美好,

而是就算有所残缺,

却依旧可以占据你内心很重要的那一角。”

成都的他们早早脱下了厚厚的外套换上了春装,正如现在的春节时分。街上是打扮时尚的她们,拉着男朋友悄悄说着什么属于他们的秘密。与他们擦肩而过的每个瞬间都能感受到情人节的浪漫的气氛,虽然已经情人节已过但对他们来说,有情人的每一天都是情人节吧。

离开偶遇的潘玉良的艺术人生,却依旧沉浸在她传奇人生的故事里。在我的世界里,她或张扬似火,或温柔似水,如夏日牡丹又亦如秋日雏菊。在她所在的年代,她是开拓者,那个走在中国带有西方艺术色彩最前面的人,女人。遗憾的是,最终她也没能回到故土,只有她的作品代替她完成了想回国的梦。

遂即又去了印象比较深的自在成都摄影展,在朱毁毁的照片里,浓浓的成都气息。在她眼中的成都是街角的茶社,是融合古今的建筑,是人来人往的成都,是人间烟火,也是沧海桑田。恍惚之中,仿佛看到这座城市历史的齿轮转动着,转动着。

在这之后发生的事情,也许在很多年以后依旧不会忘记。因为那是这个城市略显黑暗的那一面,但此时身在宽窄巷子的我们却并不知道将要遇见一场骗局。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