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li4202

烟雨江南之苏州(一)

已更新:2021年7月16日



“ 独自旅行总有一点难以言明的感觉 是… ”

出发了,去机场的路上再次看着这个我生活的城市。那么熟悉,却那么的想让我逃离又怀念。


突然想写些什么,仔细翻找一番也没有能写字的素材,最后竟然只有飞机上的清洁袋符合条件,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又无奈,但想写东西的时候万物皆纸笔,不是吗?要起飞了,看了一圈手机发现,竟然没有可以通知的对象,总有那么个瞬间感到落寞。


有时候在等待的消息,可能来自任何人,只有那样才能感到被放在心上,但又会问自己,那重要吗?但我依旧会回答自己:“那很重要,至少有人依旧牵挂你。”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等我降落?


 

是不是很多人都会如同我一样害怕,却又期待飞行,飞过天际,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在这广阔无垠的天空中。 如果那是人生中的最后一场飞行呢?我会遗憾吗?和少时不同的是虽然依旧在家人不知道的时候出行,却无论如何都要买上一份保险,在踏上这场旅途之前。

带着不可隐藏的兴奋,就要到了。又一次踏上新的未知的下一段旅程。


旅行就像是一场修行,从汽车换乘地铁再换汽车在徒步,一步一步接近我的目的地,同理古镇。从起始站坐到终点站,路途中来了很多人,走了很多人,可到终点还是要下车的。但也许总有人和你同行,也许你知或不知。在车上我看见一个人,很像你。但我清楚的明白那不是你。印象中的你和他一样总是那样安静的打游戏,就好像全世界都不存在。却不襟想到,人生中总是有那么多的阴差阳错却是命中注定。


 


一个突发奇想,我想知道江南水乡的样子。

那天晚上下雨了,到古镇已经是傍晚时分。那场雨,仿佛是为了满足我对江南烟雨濛濛小镇的感觉而下的。雨连绵不断的下了半晚,从天色渐暗一直下到深夜,低估小镇石板路的难走程度,却只能穿着唯一的那双白色高跟鞋。高跟鞋的声音与雨滴的声音逐渐融为一体,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镇子上的原住民并不少,随着天色变暗,他们都逐渐消失在镇子深处。这时剩下的只有那些兢兢业业等待着游客的商铺老板,餐厅门口的大姐大声吆喝着,不放过任何一个路过的旅客,坚持不懈的推广着自家的菜品,好像只要错过就能成为你心中此次旅行最失败的一次决定。拒绝一路吆喝的店家,继续沿着河流一直向下走,终于看见“状元居”这三个字。“这是一家口碑还不错当地菜馆。”老板娘说。河边雨伞下是一张张长桌,铺着看起来很农家院风格的透明塑料桌巾。却意外的围满了老老少少。

“一个人的时候,吃饭好像很难不风卷残云。”

“您好,请问这里是状元居吗?”我问

“来吃饭的吗?几位?”那位奶奶说。

“坐外面啊,我让他挪走,那是邻居,来乘凉的。”


点了推荐的菜,喝了奶奶说可以当主食却是类似冰的红枣银耳羹的饮品。当然,作为一个东北人肯定是吃不饱,果断点了大米饭。嚯,这一上就上来一盆。邻居家的爷爷看我吃着那一盆米饭慈祥的笑笑。难得让我这个厚脸皮的姑娘脸一红,最后还是剩下了一口。


巷子很窄,七拐八拐的也找不到个方向,幸亏民宿大姐人好,说如果走丢就接我回去。但肯定是不好麻烦她的,就这么摸索着、寻找着回去的方向。逐渐雨水开始打湿头发、裙子、最后连手机也逃脱不了充电口进水的命运。来时的路用不超过十五分钟,可回去时的路却好像用余生那么长,久到雨都停了,乌云散开后露出那轮皎洁的明月。

 

半夜醒来,23:40分。在这样的镇子上,人们过着最朴实的生活,有着最慢的节奏。也许,这就是神仙眷侣般的日子吧,真正的做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再醒来已经是白天,耳边传来不知道是箫,还是笛子的声响。船夫们划着船载着游客,在这不大的镇子上转着。而游客也乐此不疲的在船上拍照,配合的可谓是天衣无缝。而船上的游客,自然也就成为其他游客照片景色中的一部分。午后的太阳,毒辣的晒在身上如烤火一般。在脸上结了珠的汗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热的只得点杯冷咖啡坐下回味一下外面的景色。


这一天要结束了。


再这天的末尾发生一件很令我惊讶的事情。民宿老板真的是一个善良的人,听说我接下来我要回到苏州市内便打算顺带送我一道,刚开始还以为开玩笑的,就寒暄了几句表示不用,可老板的热情持续说不用推辞。我也就没再推辞,心存感激就好。一个人在路上时总是会遇到那么多善良的人,也许是当人结伴而行时,并没有机会发现吧。


祝生意兴隆。


ps: 民宿名:水云间花园客栈 地址:苏州同里古镇